月度归档:2016年05月

五月的某一天

这些天一直晕天晕地,可能身体和心理上的状况都不好吧。

彭泽的高考让我忧心,其实真正忧心的是他悲观的心理,天气一天比一天热,我的内心也一天比一天烦。正如昨天晚上,他躺在沙发上说,现在,不想回家,就想在外面喝酒一样。每天他回家,其实也就是躺在沙发上,看手机,看小说,我真不理解那些拿着手机看小说的人,我顶看不上拿着手机看小说的人,可能是我偏激了。

如果心里没有孩子、老人的担心、惦记,我又何尝不可以花天酒地快乐玩耍了。生活中,我唯一的忧心,一是孩子,一是老人,不相上下!对他们的担心就像是一个重重的、嗡嗡叫的陀螺,不可以停下,也不可以失去平衡,但却转得我的心如刀绞却又无人知晓,独立承受似乎对我太苛刻了。我的内心就这么一个人承受着,既没有分享,又没有分担,

在五月的某天晚上,他躺在沙发里,不冷不热的给我加上这么句话:”现在,不想回家,就想在外面喝酒……”

这就是生活……有了就要承担,因为人性,更因为善良,更更因为为人母,为人女……这是一种责任……我常常一人个默默的给自己打气,默默的鼓励自己,因为不鼓励自己,我怕会崩溃……会有更不好收拾的结局……

生活还得继续,人们就是在盼望每一个故事的美好结局的过程里,无耐地接受着一切不想接受的变故……